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代购店怎么开 >> 正文

后英雄联盟时代(十三)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后英雄联盟时代(十三)

第十九章
  齐昂回头看了看刀兵紧握的士兵,又看了看面色冷淡的瑟庄妮,淡褐色的眼睛眯了起来。瑟庄妮勇敢地和齐昂对视,丝毫不为所动。齐昂的嘴唇动了动,却是吩咐自己的士兵:“你们听到女王的话了?把武器收起来。”
  诺克萨斯士兵整齐划一地收刀入鞘,连刀柄碰到刀鞘的响声都协调一致。
  “好了。”齐昂的眉头皱了起来,目光越过瑟庄妮,看着女王身后那一地狼藉,“也许你可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瑟庄妮没好气地说。“公主”善解人意地往边上挪了挪,用硕大的身躯把逆命挡了个严严实实。逆命忍不住暗自比了个大拇指。
  “嗯,一定是魔法造成的。”齐昂斩钉截铁地说,口气之肯定,若不是瑟庄妮提前和逆命交流过,她一定会同意齐昂的看法。但此时此刻用此种语气说出这话,只是让瑟庄妮抓住了难得的攻击齐昂,逞一下口舌之快的机会。
  “看来你不知道梅林‘奥术——元素转化法则’啊。”瑟庄妮立即现学现卖起来,语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讥讽,“我本以为以您的身份如何治癫痫病最好,肯定是知道的呢!难道您不知道,奥术火焰会留下魔法痕迹吗?难道您没有看出来,这堆火焰完全没有魔法的残留吗?”
  即使看不到,逆命也可以想见,齐昂现在的脸色有多么难看。
  “说得好。但这毫无意义。”齐昂申辩道,“就算这不是魔法,那你能判断出始作俑者是谁吗?”
  “这……”瑟庄妮有些为难,她本来是准备瞒着齐昂的,不过事到如今,想要继续隐瞒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略一沉吟,就回答道,“我猜是布兰德。‘复仇焰魂’·布兰德。”
  “布兰德?那家伙是德玛西亚的……他是和拉克丝一起的吗?”齐昂问道。
  又鄙夷地剜了齐昂一眼,瑟庄妮用好像是在跟3岁小孩解释壹加壹为什么等于二一样的语武汉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气说:“布兰德根本就不是德玛西亚人,他之前听命于德玛西亚是因为德玛西亚击败了他,并以他的性命作要挟。现在英雄联盟已经不在了,布兰德理所应当地趁机逃出了德玛西亚的掌控——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布兰德反倒应该在追杀拉克丝。”
  齐昂绝对不是笨蛋。他很快认可了瑟庄妮的说法:“我需要立即向总部报告,这属于未知紧急事态。”
  瑟庄妮显然并不在意报告的事,她无所谓地挥了挥手,暗地里悄悄踩了一下逆命的脚,示意他注意。
  齐昂做作地微微欠身,补充道:“那么,还有什么我可以为您服务,女王陛下?”
  “恐怕还真有。”瑟庄妮撇了撇嘴,“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多谢。”
  齐昂似乎料到了瑟庄妮的回答,他耸了耸肩:“如您所愿,陛下。”然后就带着士兵快步离开了。
  瑟庄妮目送着齐昂消失在山背后,才把逆命从身后拉了出来。天逐渐变得阴沉了,是将要下雪的征兆。
  “走。”瑟庄妮言简意赅地说。
  逆命当然明白瑟庄妮的意思,如果齐昂折回来的话就完蛋了。所以他也没有拖沓,对着瑟庄妮充满感激地点了点头,就朝着西方的一片林海跑了过去。
  逆命一口气跑了很远,等到他歇住脚的时候,雪已经纷纷扬扬的下起来了。
  自己的处境还真是艰难,用四面楚歌来形容也毫不为过。逆命觉得自己已经身心俱疲。
  逆命躲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小憩,看着雪一点一点填满自己的脚印。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又一次进入了森林。仔细想想,离开战争学院之后,他总是和森林脱不开关系。第一次进入森林,他和伊芙琳、斯卡纳一起遭遇了卡西奥佩娅;第二次进入森林,他找到了索拉卡、阿狸和均衡教派;第三次进入森林,他和玛尔扎哈进行了一番搏斗,还因此从卡萨丁口中了解到了许多关于虚空的真相;而上一次进入森林,他和卡萨丁被带到了瑟庄妮的领地。
  雪中的森林并不寂静,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绝于耳,也许是大雪积压在树冠上的声音,又也许是林海中的小动物在雪中嬉戏。逆命脱下了兜帽,开始想念起自己那流落在艾欧尼亚广袤丛林里的帽子来。那可是跟了自己近二十年的老伙计了。逆命马上心痛的想到,除了帽子,还有更多的曾经活生生的战友,全都不在了。
  没有任何一种词汇可以形容逆命现在的思想,那是一种复杂的情绪。逆命开始弄不清楚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曾几何时,他的目标仅仅是为了找回伊芙琳,他的至爱;可现在呢?他辗转流离了这么多的地方,已经快要成了对抗诺克萨斯的先锋人物,这真的是他希望的吗?

  “见他的鬼!”逆命忍不住往干净的雪地上啐了一口。他从来都不是个英雄,至少他不认为自己是。他加入英雄联盟的原因仅仅是炫耀一下他获得的奇特魔法。无论何时,他都把性命——和金子——放在第一位上,他也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悍不畏死”。逆命伸出手,雪花轻轻落在他掌心,转瞬即化,只剩下一丝沁凉,他感到自己经历的一起都如梦似幻。

  自己当时究竟是为何下定决心,做一个真正的“英雄”的呢?逆命扪心自问。为了鲜花、掌声和美女的青睐?如果是八年前自己大概会为了这些东西去干它一把,但现在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逆命想到了自己在艾欧尼亚时的心理斗争。现在他有点后悔了。他开始后悔自己下的决定。正是那个决定把自己推到了现在的尴尬境地。自己离开战争学院的时候,明明只是想明哲保身罢了。
  逆命很想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头哀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但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也许他单纯了很久,可至少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确定了一件事:责任。
  嗯,找到艾希之后,自己一定要从这场动乱中抽身。逆命暗暗握拳,下定了决心,然后去找伊芙琳,哪怕是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她。
  “一切尽在卡牌中。”逆命逐渐找回了自己在英雄联盟时的那一份潇洒和从容。可惜的是还是没有一顶合适的帽子。逆命有些郁闷地想,把兜帽套到了头上,在雪势加大之前开始了行动。
  听说洛克法那边的家伙管这种大雪叫“白灾”。逆命一边在鹅毛大雪中艰难跋涉,一边想。虽说弗雷尔卓德住民习惯了这种天气,但对外来人说这种降雪量用灾来称呼绝不过分。自己才走了没有多久,原本纷纷扬扬的小雪就已经愈演愈烈,变成了漫天飞絮。
  每走一步,逆命就要灌上一靴子的雪。逆命开始犹豫自己要不要用一次传送术,来加快一点行动的效率。不过想法刚刚在脑子里冒出来,他就立即自行否决了——自己可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万一一传送把自己塞进了山里,那可就要变成化石了。
  魔法是一把双刃剑,越强大的魔法,它的副作用就越重。表面上很方便很简单的魔法,也总是有未知的危险潜藏在面纱后面。所以法师里从来没有自大狂。凡是让人感到狂气一身的魔术师和魔法师,不外乎只有两种类型:第一,自以为是的学徒。第二,有骄傲资本的大魔导。前者一般会因为自己的狂傲送掉自己的性命——数不胜数;而后者一般都会青史留名——或遗臭万年,谁知道呢。
  比如逆命的传送法术“逆转命运”,这是一种特殊的魔法示例,是逆命独有的魔法。他不需要准备一个精细的法阵和一段冗长的咒文,就可以达到甚至超越普通传送法术的威力。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逆命必须完全清楚目的地的三维坐标,否则就会导致不可挽回的错误——自己把自己活埋了,或者扔下了一条腿在原地之类的。
  逆命想象着自己的一条腿孤零零地原地蹦跶着的悲惨情形,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呼出了一大团白气。
  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大雪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逆命的下半截裤管已经湿透了,身上头上也落满了白雪,看上去活像一个白发老雪人。逆命发觉自己的体力在迅速流失,再走下去是不明智的,他暂时停住了脚步,四下环顾起来,寻找一个栖身之所。
  半个钟头之后,逆命拖着一棵被拦腰斩断的小树走进了一个小山洞。逆命缓了口气,然后从包裹里掏出锋锐的刀子来,从树干中心掏出了一块干燥的木头,再砍下几根不那么潮湿的树枝,随意地堆在一起,接着把原本在树上的空鸟巢放在最上面作火引,最后他拿出燧石,用刀子用力地向下敲击了几下,产生的火花就如他所愿地点燃了鸟巢,然后逐渐形成了篝火。

  逆命当然可以用魔法生火,不过在装备齐全的情况下,他显然可以节约下这点魔力,以防万一。逆命把包裹丢在一旁,靠近火堆取暖。山洞外的雪依旧不依不饶,随着阵阵冷风侵袭进来,却永远也突破不了篝火的温暖。

  风雪越来越大了。呜呜的狂风恣意掠过洞口,不时地挑衅一下逆命的篝火。每当这个时候,熊熊燃烧的篝火就会懒洋洋地晃动一会儿,表示自己不想和狂风拼个你死我活。
  逆命出神地看着火焰,炯炯有神的双眼里倒映着蹦跳的火花。他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另一只手习惯性地切着一叠卡牌。尽管逆命没有刻意去切,但无论怎么变换花样,最终回到卡牌最上方的那一张,总会是黑桃A——逆命的好运,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即便他不想使用这运气,幸运也会如影随形地跟着他。
  忽然,逆命猛地站了起来,扭过头看向山洞外面白茫茫的世界。他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了一起,手中的一叠卡牌不知怎么地消失了,只剩下一张金色的魔法纸牌,在逆命指间紧握。
  风声非常的大,一般人根本无法在这样的风声中听到并分辨任何声音,但逆命确信自己听到了一声爆响,只有一瞬,然后就被风声吞没了。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逆命很愿意这样想,但他不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逆命浑身戒备地盯着洞外看了两分钟,然后决定先灭掉篝火,躲在山洞最里面看看情况再说。
  山洞最里面的条件可比洞口差多了。到处可见干掉的粪便和破碎的枯骨,大约是熊一类的生物在这里居住过一段时间,尽管现在不在了,一股臭烘烘的味道还是挥之不去。
  逆命靠着洞穴里侧找了个稍微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一边尽量把自己隐藏在凸起的岩石后面,一边注意着外面的情况。恶臭?逆命现在可顾不上这些了。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逆命开始怀疑确实是自己幻听了。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重新把篝火点燃的当儿,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有人进入了山洞。
  逆命瞬间警醒了,他悄然隐没了自己的气息,身体紧贴着石壁,卡牌在手里握紧了。
  “X的…”有人低声骂了一句,声音却清脆悦耳,女孩子?“真是倒霉透……咦?”一声刻意压低的惊呼,逆命听到了一阵拨弄声。对方发现了逆命的篝火,但火堆应该早已冷透了,没有办法用来判断是什么时候点的。
  会不会是拉克丝?逆命脑内灵光一闪。忍不住就悄然释放了一些魔力,探查了出去。可魔力刚刚展开,逆命就看见自己面前的一块地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斑,而这个光斑四周的空间都被奇异地扭曲了——
  砰!!
  逆命感到一阵眼花缭乱,他刚站起来,就看见一个光球到了自己的面前——
  砰!!!
  逆命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后脑勺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就在逆命天昏地暗之前,他暗自叹息了一下——
  果然是她。 逆命是被肉食的香味勾醒的。
  篝火不知什么时候被点了起来,现在正噼噼啪啪地燃烧着。一个小锅架在篝火上,里面的东西让逆命食指大动。逆命挣扎了一下想要坐起来,但刚起身就感到后脑勺一阵剧痛,疼的让他眼前一黑,差点又昏了过去。
  “哎哟!”逆命捂着脑袋,呻吟了一声。
  “你醒了?”洞口传来一个女声,“你可摔的不轻。”
  “还不是你的错!”逆命怨气十足地嚷嚷道,“我的大小姐,拜托你以后看清人脸在打,别乱甩魔法!”
  “谁叫你躲起来吓我的!我还以为是诺克萨斯刺客呢!”拉克丝一甩金色的长发,蛮不讲理地瞪着逆命。
  拉克丝虽然元气十足,但逆命还是看得出来,她的近况不会太好——头发有点乱蓬蓬的,眼睛下面也有阴影,蓝色的旅行装有着不少的破损,披风的一角还被烧掉了,原本整洁的蓝色尖角巫师帽现在皱巴巴地躺在拉克丝身边,上面也有些脏了。如果是熟悉英雄联盟时代的拉克丝的人,看到现在的她,恐怕只能用“狼狈不堪”来形容。
  拉克丝看到逆命没有回嘴,还以为他是被自己打败了,不觉心情大好,于是就大方地道了个小歉:“不过刚才我也有错,害你受伤了,抱歉。要不你吃点东西?我带出来的罐装肉食还是很不错的。”
  “噢!说的也是……”经拉克丝一提醒,逆命这才发现自己已然饥肠辘辘,“那就多谢了。”
  于是,逆命开始饕餮拉克丝的煮牛肉,还不忘问问拉克丝的情况:“听说你是来找艾希的?情况怎么样?”
  拉克丝的眼睛依旧看着洞外的飞雪连天,只在嘴上回答道:“惨不忍睹。我来了好几天了,除了被追杀就是被追杀,连艾希的影子都没找到。本来我们的计划里还有瑟庄妮一份……不过看来没什么希望了。”
  “也不好说,我刚从瑟庄妮那里出来。她并不是真心伙同诺克萨斯的,在我看来只是利用而已。”逆命耸了耸肩,吃东西的速度一点也没减慢,“循循善诱的话可能还有机会,她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说的也是……她和艾希的矛盾可是由来已久……等等!”拉克丝猛地转过头,用琥珀色的大眼睛盯着逆命,“你说你刚从瑟庄妮那里出来?怎么可能?我从德玛西亚出来的时候听哥哥说,你和赵信将军一起去艾欧尼亚了!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赵信将军呢?”
  逆命语塞。看来这段时间拉克丝的处境真的很糟,竟然连一点外部信息都得不到。但正因为这样,逆命现在不知道该不该把真相告诉拉克丝。
  “呃……我们中途分开了。”逆命最终还是不忍心告诉面前的女孩子真相,“我也不清楚他的情况。”
  一时无话。拉克丝直勾勾地盯着逆命的脸看,这令逆命很不舒服。
  “——你在说谎。”拉克丝突然开口,平静地说。
  “什么?”逆命感到非常惊讶——他可是骗术高手,自认说谎本领高超,不应该如此轻易地被拉克丝识破啊?
  “我曾经潜入诺克萨斯搜集情报。就我一个人。”拉克丝微微一笑,“你觉得我会看不出来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吗?”
  一物降一物!逆命想到了这个谚语。他苦笑一下:“好吧,算我输了。”    但苦笑不能拿来搪塞,逆命干巴巴地苦笑之后,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快速地说出了真相:“艾欧尼亚城已经陷落了,赵信和卡尔玛都死了。”
    出乎意料地,拉克丝没有哭,也没有惊慌失措,她神色复杂地愣了几秒钟,最后简单地点了点头,就把漂亮的头转开了。
    逆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刚才甚至认为拉克丝会扑上来歇斯底里,但现在的状况只是让他感到尴尬,他轻轻清了清嗓子,埋下头去大嚼他的牛肉。一分钟前还无比美味的牛肉,现在在嘴里却让他觉得干涩无比。
    “我还觉得不可能比我的遭遇更糟了呢。”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拉克丝开口了,尽管她的声音有些发闷。
    “我知道了。”逆命低沉的作出回应,“布兰德——和他相比诺克萨斯的追击简直就像是过家家,对不?”
    拉克丝发出一声咳嗽一般的轻笑,在逆命听来很像是抽泣:“是啊,那家伙穷追不舍,看来在英雄联盟的这八年我们没能把他拉到我们这边。”
    风雪又一次大声咆哮,逆命犹豫了一下,还是挪到了拉克丝身边:“他疯了,没人能真正控制他。”
    拉克丝蜷起了膝盖,双手环抱着小腿,没有应声。
    逆命的手搭上了拉克丝的肩:“想哭就哭出来,过分忍耐对身体有害,相信我,这个我懂。”
    “呸!”拉克丝笑了起来,嘴角微微颤抖,“‘女人的心’是吧?没人会比你懂了,你是‘卡牌大师’嘛,对吧?我可还记得你当年在酒馆里说出的那段‘豪言壮语’哦!”
    “咳咳!”逆命老脸一红,用空闲的那只手抠了抠自己的脸,“那是我喝多了!奥拉夫那小子故意灌我喝酒!那些话只是——”
    拉克丝把头靠在了逆命肩上。
    “呐,大叔,让我靠一会儿……”拉克丝虚弱地说,“这些日子真累啊……”
    逆命勾搭过的女孩子可能比拉克丝见过的男孩子都多,他清清楚楚的明白,这种时候最好顺着女孩子的意思做。所以他默默地把拉克丝的肩搂紧了,什么话也没说。
    “赵信将军是看着我和哥哥长大的。”拉克丝轻轻地说,逆命静静地听,“我还记得哥哥军队升职考试的那天,就是赵信将军做的考官。说起来,小的时候我经常把他的枪悄悄藏起来,他每次都假装找不到来哄我开心。我从诺克萨斯逃出来的时候,也是他和哥哥一起在边境接应我。甚至加入英雄联盟之后,嘴上说不希望我加入的将军也总是在危险的时候冲在我前面——当然啦,到了后来就总是哥哥那个大白痴顶在我前面了。从小到大,除了哥哥和爸爸妈妈,赵信将军是跟我最亲近的人了……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
    拉克丝说不下去了,她把脸埋进了逆命怀里,低低抽泣了起来。逆命轻轻抚着拉克丝不断颤抖的身体,尽量小幅度地叹了口气。
    战争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有这么多英雄牺牲,未来,又会有多少人为之而死?
    但战争在真正结束前,绝不会停止。
  &n湖北癫癫痫怎么治疗效果好bsp; 哭吧,把眼泪流干。在踏上战场之后,别再哭泣。
    因为那什么也无法改变。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轻薄无礼网 | 香港九龙地址 | 糯米粉蒸糕 | 银虎导航永久地址 | 孕妇梦见盖房 | 好一个乖宝宝歌词 | 代购店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