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银虎导航永久地址 >> 正文

【看点·新锐力】寂寞是烟草,绕指的温柔(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蝶月初见他时,他早已成婚,家庭美满,儿子可爱至及。

那年,他已经34岁,有房有车,为了事业漂泊异乡,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男士。而蝶月,却是一个刚踏出校门的黄毛丫头,清纯可人,眉宇间偶而流露出让人心碎的忧伤。却能够随阳光一掠即过。

他遇见她,是在拥挤的楼道里,他去看朋友,无意间听到隔壁的吵闹,拉开门缝,一个瘦弱的女孩站在昏暗的楼道里,旁边是隔壁的住户,一个大男孩,这个男孩是隔壁公司的员工,与其说是公司,还不如说是简易至及的职业介绍所,蝶月有些气愤,因为她还没工作,就莫名其妙给他们交了一堆合同保证金。对他来说,那种职场骗术早已见怪不怪了,听着旁边那个男孩关于这笔保证金的用处,他暗自觉得好笑,本来想退回去关上门,把一切隔离。然而那个女孩的眼睛,天真得让他狠不下心离开,他在心里暗骂:“这群王八蛋。”

凝神间,蝶月居然往电梯旁走去,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鬼使神差,他跟了上去,直觉告诉他,他想帮助她,她和朋友一路,吵到电梯门开,他在后面默默的听,直到他们出了小区大门,他拍拍她的肩:“你,被骗了。”

她更疑惑,一脸不解,可是当她看到他的穿着打扮,戒心又放下了许多,他戴着金丝眼镜,黑色风衣,黑裤子,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略显白晰的脸上写的是满满的真诚。

“那怎么办?”蝶月似乎有些着急有些恐慌。

他问:“你给他们交了多少钱?”

“一百多!”

“额……”一百多对他来说真的是个太小的数字。小到让他觉得没必要告诉她这些话。

他思考了一秒钟:“一百多,真的不算多,你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

蝶月有些窝火,心想:“他是不是来看我笑话的,对你来说是少,可是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礼拜的生活费啊!”

他好像感觉到自己说这句话有些不太合适,继而话峰一转,“这样吧!”他从兜里掏出自己的名片:“以后有什么困难找我,就当我交你这个朋友!”

她愣了愣,撇一眼名片。

黄健,工程师。

朋友扯了扯她的衣角,示意她快点离开,她对着他的侧面微微鞠躬,很客气的说了句:“谢谢!”

这个小丫头突然让他觉得很温暖,很心疼。好多年没有过这感觉,仿佛自己又回到学生时代,有些伤感,有些怀旧。他拍了拍自己脑袋,又那根神经错位了。

蝶月的朋友笑她:“怎么了月,你看上这位大叔了?哦,不对,是帅气大哥”

蝶月回了他一个白眼:“人家好心帮我,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好心?谁知道是什么心,你是不是被骗惯了?不过说实在的,那位大叔还挺帅的!要不要考虑呢,哈哈……”

“考虑你个头啊,回家!”

那天晚上他居然有些失眠,香烟一跟接着一根,直到满房间都是烟草的味道。恍惚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疼痛感压在心底。

回家后,蝶月仔细端详那张名片,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她在手机里存下他的号码,备注是:黄贱。

第二天蝶月去公司,他们给蝶月介绍了一份美容产品推销的工作,那个品牌,蝶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不过她还是很开心,因为这是蝶月人生路上第一份工作,“加油!”蝶月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走出公司门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要告诉他吧,也许他还在担心。她拨通了他的电话,说话很是客气:“黄先生么,我是电梯里那个女孩,我的工作他们帮我找了,还不错!昨天谢谢你哈!”

“哦,那就好,不客气。”他没想到她居然会打电话来,真是个单纯的孩子。

“希望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呢。”蝶月说道。

“那当然。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突然,他觉得自己很大气,就像个英雄,其实以前他从没有这样觉得,连他也说不出具体原因。

他笑道,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不必想太多吧。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各种原因,工作,家人,客户,公司……他忙得不可开交,那个楼道里无意间认识的傻丫头也被时光冲淡了,他想,一定会像大多数路人甲乙丙丁一样,所谓的“朋友”不过是敷衍的借口,彼此被淹没在人海中。

然而,缘分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能让彼此已经陌路的两个人又重新熟络,无意间的一个电话,他习惯性的不看谁打来,就接起,对他来说,陌生的号码太多太多,如果都去一一查清,那恐怕要失去太多有用的顾客了。

“喂,黄先生么?“电话那头的声音熟悉而又如此陌生:“还记得我么?”

他在记忆里仔细搜寻,似乎想找出有关的故事情节:“什么事?说吧?“

“我是哪个在电梯里认识的那个女孩,我钱包丢了,里面有你的名片,如果有人打电话给你,请你一定要告诉他我的号码,让他打给我,好么?谢谢!”

“嗯,知道了。”挂上电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在他看来,这个女孩,简直就是倒霉女神。也许是刚出社会吧,什么事都会遇到的,这也算是成长的一种过程吧。

他笑她的单纯,什么年代了,小偷又不是神仙。

寂寞真的是个神奇的东西,就像烟草散发出来的香味,浓烈、苦涩、妖娆、却让人念念不忘。

一个礼拜后,他回到这个城市,在通话记录里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她的电话号码,他记得自己答应过她请他吃饭,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想知道关于她的故事。

于是又跑去营业厅查通话记录,这才找到。

他打电话给她时,她正在上班,忙的没头没脑。

“你在忙?”

“嗯,改天请你吃饭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随时。”

周末和朋友一起打球,他给她发短信:“今天晚上有空么?认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蝶月,白天吧,我今天特别累,想早点睡。”

他将电话塞到包里,锁好,没有看到他的回复。

打完球,天已经黑了,他才想起,黄昏的那个承诺。而那个笨蛋已经在风里等了三个多小时的电话。

街角的公交车里昏昏暗暗,坐着一群百无聊赖孤单的人。

蝶月正准备睡觉了,电话不合时宜响起。

“我准备睡了,你忙你的事吧,不打扰你了。”

他并没有听到她言语中深深的失望。

“我不忙了,你在哪?我去找你吧?”

迟疑了一下,她看了看时间,八点半,并不是很晚。

鬼使神差似,她告诉了他自己的地址。

十分钟后,他打电话给她:“我到楼下了,你出来吧。”

她惊讶,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冬天的空气就像是细细密密的针,一寸寸地侵入皮肤,让人窒息却又欲罢不能。可是车里的空气依然这样温暖,轻柔的音乐,让人沉醉。

他问她:“去那?“

其实她也不知道,大晚上的,能去哪。

“KTV吧,我们去唱歌!怎么样?”

“行。听你的吧。”

一路顺风,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走了半个城市,一路上灯红酒绿,他们聊了一路,彼此都很开心。

他把车停在行人较少的路旁,带她去自己小区附近的一家挺大的KTV,虽然他在这里住,但他也是第一次来。他办了一张会员卡,服务生把他们领到二楼,一出电梯,一排漂亮的女迎宾深深的鞠躬:“欢迎光临!”

蝶月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有些迷茫。楼顶的水晶吊灯在灯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门口闪着五彩的字“魔方KTV欢迎您的光临!”

他从超市里拿了一扎啤酒,蝶月坐在旁边点了一首歌,轻轻地唱起来,生平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唱歌,她觉得有些别扭,也许他们早已不再陌生,可是对蝶月来说,那种感觉依然有些许陌生。不过,这样的遇见,依然如初见般美好。

一曲唱完,他不禁悲叹岁月无情,因为,时间拉远了不知是两颗原本遥远的心,还有那些遥远的爱情,她说:“不公平,你不唱,我一个人唱真没意思!”

拗不过她,他只好去唱。

蝶月在后面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怎么了?不开心?”

“哪有?我特别开心,哈哈。”那声音随着麦克风传出来,别有意蕴。

“别骗我了,倒霉女神,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撒谎。”

“你懂什么,别乱猜。“

“好,你懂!呵呵,那祝福我们的倒霉女神远离厄运,好么?”

“好,远离厄运,干杯!”

那天蝶月喝了好多酒,虽然对他来说,她的酒品真的是很烂,但是,她却醉了。

她说要去洗手间,却在洗手间门口把KTV里的男服务员骂的狗血淋头,店员无奈,跑过去告诉他:“你的朋友喝多了,过去看看吧!”

他一看傻眼了,连哭带骂,这哪像刚才的她。他不可知否的笑笑,上前去扶她,没想到她大怒:“别碰我!“,那分贝,惊动了整个大厅的所有人。

“好吧。我不碰你,那咱回吧?“

“回那?回……我要回家,送我回家,我想我妈了,很想很想……”

“这么晚了,不好吧?”

“不管,我就要回家!”

“好吧,回家!”他很无奈又去扶她。

“都说了别碰我,你聋了啊?”

很多年了,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发火,别人眼里自己就好像永远那么高大,而这个小丫头居然敢这样嚣张,而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他的心告诉他,原谅她了。

收拾东西,看了看表,十二点了,蝶月趴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他摇摇蝶月:“喂,醒醒,回家了。“

半天没动静:“喂,蝶月,你不走么?”

蝶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走?去哪?”

“回家。”

“哦,回家。”

他拉了拉她的胳膊,她一把甩开:“我自己会走。”

“好,有本事你走直线。”

“不就是直线么?”她歪歪扭扭的迈出脚步。

他在后面乐不可支:“这就是你的直线么?”

“你能说我的不是直线么?”她依然是一脸的骄傲。

他突然紧张起来,一脸严肃:“等会上车千万不要说话,被捉进警察局就不好说了。”

“嗯,我知道,你干坏事了。”

“坏事!”他哽住,小声说了句:“想干早干了。”

蝶月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事,上车吧。”

蝶月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要问她地址,恐怕是很困难的事了。

他带她去了自己家,说是家,其实一点也不像个家,看到这个乱的像个狗窝一样的房间后,蝶月实在难以想象眼前这个男人平时的生活。

“哇,好乱的窝哦,我得先打扫打扫。”这一刻貌似又精神百倍。

他很尴尬的笑道:“没有女人的家,就不可能像家。你就别笑我了吧?”

“那你老婆呢?”

“离婚了。”

“呵。”这个在电视剧演过几百遍的烂戏码,居然还在自己身边重演,真好笑。蝶月知道这是假话,只是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谎。蝶月沉默了几秒,开始收拾着凌乱的房间。

他看了看表,一点,女神就是女神,都一点了,居然她还没有睡意,他都快撑不住了,打个哈欠进卧室睡去了。

“大姐,你扫吧,我睡了。”

“什么,大姐!额……”

“拖把呢?”

“卫生间!”

“真是神人!”他小声嘀咕。

打扫完房间,都两点了,这个小小的公寓楼就那么一张床,让蝶月很尴尬。可是冬天的空气真的是非常刺骨。

“上来睡吧。”他说。

“怎么睡啊!”

“放心吧,我不会吃了你的。”

踌躇间,她还是躺在他旁边了。突然有一种电影画面的感觉。没想到他突然过来抱住了她,蝶月吓坏了,差点哭了。

“哈哈……”他突然大笑,放开她:“月,我脱外套了哦。”

“不要啊。”她尖叫。

“至于么。”他说:“不就是外套么,我不会碰你的。”

那天,两个人都是一夜无眠,背对背就躺着,窗外的天空墨迹那么浓那么浓……

她以为黑夜过了,一切就都烟消云散了,然而现实永不能如人愿,偏偏这个夜晚那么那么漫长,她翻开QQ,没几个人在线,她小声嘀咕:“怎么没几个人在呢?奇怪!”

“神人,你看看表都几点了,除了你这个神仙,现在大家都在休息!”

“额,也对哦。”

他一把夺过她的手机:“睡吧。”

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突然问她:“蝶月,我问你啊,你交过男朋友么?”

蝶月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突然缩成一团,坐在床角抽泣。他想,也许她难过,让她哭会吧。

此刻的蝶月就像是一个刺猥,可却是那种无法自我保护的刺猥。

她光着脚下床,打开灯,这样的亮光如此刺眼。

蝶月穿上鞋,打开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冲着卧室大吼:“送我回家,我要回家。”

“才四点那。等天亮吧,要不然怎么进得了门。”

“我不管,我要回家。”

他没有回答,整个房间出奇的安静与空旷。

蝶月看着墙上的表一分一秒的走着,像蜗牛一样,慢慢吞吞,桌子上有一个方形鱼缸,里面只有一条鱼,孤单的游来游去,拭图寻回曾经嘻笑怒骂的伙伴。

蝶月趴在鱼岗上认认真真的看,突然伤感涌出,像鱼缸底部的沙子,细细碎碎,如影随行。

蝶月跟那只孤单的小鱼说起话来:“为什么你还孤单的活着,你一定很想家吧,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是不是很孤单呢?你这个大傻瓜,大傻鱼,笨死了你!”边说着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掉,掉到水里慢慢的晕开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站在她身后。等她转过身的时候,泪已是决堤。他抱紧了她,她有些发抖,瘦瘦的身体更显弱小。她哭的很伤心:“不是说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么,为什么还要问?原来我的天空一直都是下雨天!不是会好的么,为什么要问?”

河北有专业癫痫医院吗
癫痫医院哪家专业
中国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轻薄无礼网 | 香港九龙地址 | 糯米粉蒸糕 | 银虎导航永久地址 | 孕妇梦见盖房 | 好一个乖宝宝歌词 | 代购店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