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两层交换机 >> 正文

【笔尖】晒幸福(中篇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人一直说我在晒幸福,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觉得幸福不是用来晒的,按照波波的话说,幸福晒着晒着就晒没了。我也害怕晒没了,但是我的幸福确实太多了,憋在心里又慌得很,忍不住就用文字写出来,越写越多,就越发的觉得有意义。现在就想把这种幸福变成一种永恒。

有朋友说,写幸福是我的擅长。其实不然,而是因为我太幸运,有这么好的家庭,这么好的长辈,这么好的晚辈。还有那些让人尊敬的领导和可爱的同事,懂事的学生。

人们说,上帝是公平的,在打开一扇门的同时,总会关闭一扇窗。对于我,也是如此,我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就像我的身体,我热爱运动,有过非常好的成绩,但是我的身体素质却一直不好,就像这次我又病了,病得很重。

我不愿意写让自己不高兴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却坚持写了这篇文章,而且已经写了3万多字了。

我看自己的这些文字,想到了一个词语“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这文章有甚好处?既没有感受自己的幸福,也没有淋漓尽致地刻画自己的痛苦,有的,或许只是自己内心的一种感动。

2011年7月5日

这几日,身体一直不适,整天整天的肚子疼,有的时候肚子胀得晚上不能睡觉。其实这并不是最害怕的,最害怕的是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得了什么病,而且自己对这种病在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恐惧。我害怕那没完没了的治疗,没完没了的复查,和没完没了的反复,还有那没完没了的戒口。

岳母和英子一直在劝我去医院检查,但是我害怕到那里去。虽然那里的医生我已经很熟悉,他们的态度都非常好,但是我还是不愿意去。到现在,我已经在家里扛了将近两个月了。

英子看我执拗,就开始给我想其他办法,看我能不能到其他地方去检查一下。她终是找到了一个老中医,她们单位有很多人都让这个医生看过。这医生开了一个很小的诊所,在离县城不远的尧禾镇。每天慕名而去的人很多,更要命的是,他通过把脉能知道病人近来心情怎么样,心里有什么事,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

英子说得神乎其神,又给我信誓旦旦,再说自己心里惦记吃尧禾的豆腐瓢,就和英子一起去了。

七月的天气热得要命,我与英子挤在到尧禾去的三农快客上,一上车就受不了。车上已经挤得满满的,但是司机还嫌人少。他在车下面扯着嗓子喊着“尧禾,尧禾,再来一个就走,就走。”

到了尧禾街,我们很快找到了老中医的诊所。诊所空空荡荡的,靠窗子的地方有个双人床,与双人床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放着一张老式的三兜桌,桌子后边是很简单的药柜,药的种类看起来并不是很多。

房子很清静,也很凉快,坐着一个老妇人。老人说让我们等等,医生正在午休。

我们等了一个来小时,医生就出来了。医生并不是我想象的仙风道骨的样子,人不是很老,很瘦,但精神很好。

我既害怕他如英子所说能诊出人的内心所想,又害怕他真就一庸医,白跑一趟。老中医说我工作压力大,思想压力也大,所以才会得这种病,说我是胃肠上的毛病,给我开了一个多星期的药。

老中医说得还算八九不离十,开的中药,我也看了一眼,很多都认识,所以拿了药很爽快地就离了诊所,

出了门我就打听这里哪一家的豆腐瓢最好吃,终于找到了一家。尧禾豆腐瓢的名气很大,但是我一直没有吃过。今天决定和英子美美地吃一顿。我也知道自己的病是不能吃辣子的,但是心里想着已经开了药了,先吃了再说,回去反正又要垫着。

好长时间不吃辣子,似乎都已经不是病的原因,两口菜下肚,就觉得很多不适,一时间舌尖难过,肚子疼痛,根本无法忍受。就赶紧要了筒凉茶,一股脑地喝了下去。

疼痛稍缓解一些就接着开吃,两个人终是没有吃完,剩的打包就带回了家。

2011年8月1日

从尧禾看病回来,很快就一个月时间了,药也早就吃完了。用药的时候,身体还不错,肚子也不疼,也不胀。感觉到似乎一下好了一样。可是药刚一用完,肚子又开始闹腾了。

昨天中午我带着女儿去吃羊肉,女儿爱吃羊肉,一个人就能吃完一小份煮馍。我嫌羊肉有些膳,就剥了两颗生蒜。可是没想到,两颗蒜一吃,马上就像是吃了毒药一样,一下子就不能忍受了。

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被这种疼痛折磨着。如果手头没事干,我都会忍不住地呻吟。英子看我太过难受,就不停地劝我,让我赶紧到医院去看看。我知道英子比我还讨厌医院,但是这次,是她拽着我去医院的。

和六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小医院一样,房屋布局、设备仪器、护士医生都没有什么变化。更可恨的是和我预想的结果也没有变化。

医生经过诊断后,将我六年前的复查结果调了出来,看了一下,那次可是彻底治愈了。可是这次的疼痛怎么和原来那么相似。医生说:“这种病还是要想办法排除,它太爱复发了。”我们都担心是原来的病,但是医生说要想排除,必须做肠镜。就先给我开了一点止痛的药,让我第二天来做肠镜。

听到这无异于晴空里一声霹雳,果真如我所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内心的感受,总之一下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一想起又要让那硬硬的肠镜在我肚中游走,我就不能平静,给医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医生安慰说,必须做,并安慰我:“现在做这比五年前好多了,技术也成熟了,镜子比原来也软了很多,没有那么难受。咱们这儿一天要做十来个人哩!不是你一个,不用害怕。”我说,“话是这样说,各人感觉不同,这对于我来说就是生不如死的事情。”医生瞪了我一样,因为旁边还排满了看病的人,或许里边也有很多和我一样。

2011年8月2日

今天,我去医院做肠镜。

从家里出发,我心里就开始犯嘀咕,我真的不愿意经受肠镜对身体的折磨。我一直在想着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法子,或者出现什么奇迹,让我不再进行检查。

一进门,我还来不及说话。护士就把我拉到一旁说:“抽血吧!这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否则,用药如果不对症,怎么能治好病呢?”我也不再执拗,就开始抽血。喝了两瓶甘露醇和两瓶矿泉水,一时半会头晕难受,不时就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可护士说,若吐了,就得重新喝。强忍着难受,约莫过了两个小时,我就回家了。

到了家中,我就开始不停的腹泻,一直到中午一点半左右。收拾好东西,我就到诊所里去了。这次去做肠镜,我是一个人去的,英子正在补课,她没有跟来,她也害怕到这地方来。还好,一个要好的朋友从渭南学习回来了,就来陪我。我进了手术室,开始做肠镜。我不断地告诉自己,没事,最多半个小时就好了。忍一忍,以后的生活才能更美好。给我做肠镜的医生我也认识,我就央求他一定要慢,可不能太快了。肠镜管开始在我肠道里游走,还好走了七十公分也不见溃疡,只是炎症很严重。这个时候,肠镜要拐弯了,我也就按照医生的指使,翻转了一下身子。肠镜在降结肠停了一会,这里开始有明显的溃疡了,我的心情一下糟了起来。医生停了停给我解释了一下,这个时候我不自觉地开始收腹,肠镜已很难前进,肚子开始一阵一阵地疼痛起来。我不禁想起来五年前一连做过的三次肠镜。生命真的轮回了吗?难道让我在这世上来这一遭就要忍受这病痛的折磨。我又想起了长达三个月的灌肠,吃中药,这种经历又要来了,我真的对生命有些失望了,莫不是宿命吧!

我任意游走的思想已使医生的检查遇到了强大的阻力。医生不断地提醒我,要放松。为了不使自己过于紧张,我开始寻找话题,开始谈无关紧要的事情,医生在降结肠取了两块活检,就一直往上看,一直到回盲瓣都是溃疡,医生开始叹息:这么多,也复发得太快了!尤其回盲瓣最是严重,医生不断地用肠镜碰触肠壁,最后在回盲瓣上取了四块活检。

肠镜终于做完了,我从手术室出来,拿着医生开的缴费单给了朋友让他帮忙去交费,一共是280元。医生拿出来镜检结果,让我过去。我坐到旁边,医生开始给我说诊断结果:一是重度溃疡性结肠炎,二是回盲瓣糜烂、溃疡性质待定,三是末端回肠炎。医生就给我说:“回盲瓣溃疡性质待定,要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一般不会有什么事情,因为他取活检的时候我的溃疡面还是软软的。说性质待定,是想让县医院做化验的人认真对待。”他让我再交120元,拿去化验。我看了看已做出的化验结果,上面填的名字正是县医院,我们同村一个要好的朋友。我就要了活检径直到医院让朋友看。朋友让我认真对待这病,怕就怕发生癌变。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医生说大事情竟然是得肠道癌。我也不敢松懈,放了活检就回家了,朋友给我把药拿回来了,又花了400元钱。

2011年8月7日

凌晨4:30分,我醒来了,因为肚子很胀。我发现自己竟然在床上直挺挺地坐着。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在睡中坐了起来,但是肯定睡着不舒服才会这样的!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鼓鼓的、凉凉的,揉了揉,去了趟卫生间。

我打开笔记本电脑,电脑就在我的床前放着,我要趴在床上写些东西。可是我发现自己趴着对肚子很不利,很难受。我就侧着身子,勉强地躺在床上写自己的心情。我想到了昨夜与英子的对话。英问我:“你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吗?”我说:“还没有。我一直等着结果,如果结果出来了,情况不好,我就选择离去,绝不拖累家庭,我见不得因给一个人看病把整个家庭都拖垮的事情。”英听了,很难过,让我不要胡想。说实话,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在盼望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那天做完肠镜,医生就给我说,回盲瓣溃疡性质待定,要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一般不会有什么事情,因为他取活检的时候我的溃疡面还是软软的。我的回盲瓣有严重的溃疡,这已是大问题而且是不争的事实,还会有什么事情呢?

2011年8月8日

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听见中间房子的门响了。父亲昨天从大杨下来,说是今天要去山西王家大院旅游去,旅游是学校组织的,早上4:30统一打车去。父亲昨天晚上就睡在中间房子。听到门声,我赶紧起床,穿好衣服,拿了大门的钥匙,给父亲装了些路途需要的东西就随父亲下楼了。我准备把父亲用我的电动车送到打车的地方,虽然离得不太远,我还是很想看着父亲坐上车才离开的。我到车子棚一看,门上锁了,车子出不来了。我很失望,只把父亲送到了门口,父亲让我回去休息,我也没再执拗,就回了。可是回来后,我怎么也睡不着,自从检查出来这病,我一直很担心,开始我觉得活着就是一种煎熬,即使结果乐观一些还要喝药,就这几天来看,我已对喝这药有了恐惧心理,每次端着碗要犹豫好一会儿,忍住一口气,才能勉强下肚。喝下去,肚子又胀又恶心,真觉得生不如死。可是看看已慢慢接近花甲的岳母,已渐渐苍老的父亲,还有工作一直没有着落的妻子,更有少不更事的女儿,觉得活着越来越重要了,那么多未尽的责任,那么多还未了却的心愿,我怎能轻生呢?我欠家人太多了,我应该为家人快乐地活着。我告诉自己,必须快乐,我睁开眼睛看看漆黑的夜,看了好久终于睡着了。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医院朋友的电话,朋友告诉我,化验结果出来了,看是我过去拿,还是他给我送过来。我听了电话,赶紧问什么结果,有没有事。他说,没事,就是溃疡,重度炎症。

中午,英子下班路过医院,我让她给我把化验结果拿了回来。她给我打电话,说没事,让我放心。到了家后,化验结果上写了两句话。一句是“回盲瓣”粘膜重度慢性炎,伴有坏死及肉芽组织形成,符合溃疡改变;一句是距肛门80CM处粘膜重度慢性炎。这话我很不理解,英子也不理解,说没事,是她问了医院朋友得到的答案。我们对里边的“坏死”一词很是疑惑,也很是担心。担心是心情,还好我的身体今天很争气,中午跟一个朋友在外边吃的是羊肉泡馍,原来我吃这东西能吃三个馍,现在要了两个,还要稀一些,就这,我也担心吃不消。可是今天中午竟然肚子没疼,一天下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也不是很胀。

2011年8月9日

早上5点20分,隐约听见厨房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声音。单位通知这几天六点起停电。岳母每天早上5点多起来就开始熬稀饭,只要有稀饭,调些凉菜,中午的饭也就打发了。到今天,岳母已连续早起做饭三天了。

最近岳母每次做饭都先问我要吃什么,岳母说,不利于我的病的饭食绝不能吃,每次只要我想吃什么,岳母就做什么。起先岳母问的时候,我也就大大咧咧地说了,可是时间一长,我就开始不敢张口了,一家人因为我一个人的病症连胃口也改变了。我多少有些消受不起。昨天晚上,岳母问我中午想吃什么菜。我给岳母说,随便,我说看看英子要吃什么吧,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没有事的,希望岳母不要太在意。可是岳母却不依,看起来很是生气,我就解释了一会,今天中午,岳母还是买了我最爱吃的豆腐做了。

浙江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
浅谈癫痫的治疗方法
哈尔滨哪能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轻薄无礼网 | 香港九龙地址 | 糯米粉蒸糕 | 银虎导航永久地址 | 孕妇梦见盖房 | 好一个乖宝宝歌词 | 代购店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