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面包店投资 >> 正文

【春秋】寻找赵一曼(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作家相飞又于上午十一点左右,将他于黎明前处于半寐状态中的神思飞扬手忙脚乱兴奋不已地捕捉到了纸上,然后像农民一大早,把突如其来地涌进他的水田里的一股活蹦乱跳的鱼儿,忙忙碌碌兴奋异常地一条一条地捕捉进了他的鱼篓里后,疲乏而舒服地伸个懒腰,惬意地看着鱼篓里翻腾的鱼儿那样看着满纸龙蛇草,又像那农民竖起耳朵扫视着水田,捕捉着漏掉的鱼那样,他不时拧起眉头,把漏掉的思绪捕捉到了纸上。他终于满意地合上了稿子,打开电脑,点开了XX新闻网。他像许多中年男人一样有新闻癖,所不同的是他时间紧迫,只能匆匆浏览一番,因为他十一点半就得做午饭,吃罢午饭,午休一小时就得上班去了,没有闲暇细细品味。尽管他嘲笑自己,每天的新闻都是那些老套路,真是浪费时间,但他仍不由得一到了这时就去浏览新闻,就如同那些家常便饭,吃来吃去就那些花样,再变也只是在这些花样上稍有新意而已,但你一到了饿时就得去吃它们——普通人家难得大块剁颐一次——太平盛世哪有那么多动荡人心的新闻,充斥着的是消遣解闷的奇闻趣谈而已。

他的目光从一个个新闻标题上滑过,像老农民的目光从一棵棵庄稼上滑过,哪棵庄稼稍有异常是逃不过老农民的这看似随意的目光的,同样的,哪类新闻稍有异常,是逃不过相飞这一滑的目光的。他的目光果然停顿在了一则新闻标题上《XX省XX县土地局长被其儿媳检举贪污受贿三百五十万》。他不由得嬉笑——继二奶、情妇反水后,后院起火又有新进展了。他灵敏的鼻子嗅出了异味,就点了开来,果然这老家伙扒炉灰。嗨!都说好兔不吃窝边草,可这些吃腻了远处的草的家伙,窝边草就显得新鲜稀奇了,因为它们追求的就是新鲜稀奇——嘿!谁说家花没有野花香呢?嘿嘿……

他又开始浏览,又停在一则新闻标题上《XX市市长的落马疑与内地一当红影星有关》,这件事已在网上沸沸扬扬了几天了,相飞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男人贪色,女人贪财,天性使然,有什么新闻可炒作的呢?男人不贪色就不会把优秀的种子广为撒播,女人不贪财就不能把优秀的种子好好地培养起来——这是人自然进化的规律。”这个想法让自己不由得笑骂自己:“嗨!你也是个庸俗下流的家伙呀!哈哈!”目光就滑过了这则新闻标题往下滑。忽然他滑溜溜的目光被一则新闻标题粘住了——《XX省XX县税务局女局长五次赴港美容屁股,共计花去二百五十多万》,相飞不禁哑然失笑:“有意思,这才叫新闻呢,因为人都是给脸美容的,没听说过给屁股美容的,这真像人咬了狗一样滑天下之大稽!”就点了开来,才知道,这女局长有只丰美性感的屁股,靠着这只屁股,酥软了一个个当权的男人,从一个小职员一路高歌坐到了税务局长的宝座上。只是这个所向披靡的屁股最终遇上了它的克星——衰老,怎么也酥软不了这铁石心肠的自然法则,日见皮松肉瘪,徐娘半老起来。也像所有半老徐娘想尽办法要留住神不知鬼不觉地慢慢消失的红颜一样,这女局长同样不敢面对将至的风光不再,绞尽脑汁要使自己的屁股保住丰美性感,所以才对人民的血汗钱痛下杀手的。唉!她也是被逼无奈呀!相飞嘲笑一声:“这都是纸醉金迷,莺歌燕舞惹的祸呀!”

他的目光接着往下滑,又看见一起煤窑垮塌事故。他瞟了一眼伤亡人数,才十几个人,不多,目光就又往下滑,又看见了那位市长与市民用红色短信互动的跟进新闻。他笑一声:“现在的人多精呀,你还能忽悠起来吗?除非你有赵本山的本事。”他的目光又往下滑,见陈水扁还在那个案子里苦苦挣扎着,他笑一声:“嗨!吃的时候咋不看一看自己的胃口的消化功能怎样呢?你以为你永远会呆在台上吗?阿扁呀,这就叫吃不了兜着走。曹雪芹云: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难呀!”他的目光又往下滑,嘿!又多了一个官员嫖宿幼女案。唉,不看它了,让人恶心,就跳过了这则不新鲜的新闻,又看到了让女儿顶名上大学的跟进新闻,那位官员对受害人踌躇志满的话又响在他的耳边:“你认识我真是你的荣幸!”嘿!害了人家还让人家感恩呢!他笑一笑,目光又往下滑,又滑到了那则跟进新闻上,是关于那位官员对记者盛气凌人的质问:“你是替党说话呢,还是替老百姓说话?”相飞笑:“这话一定让毛泽东在地下暴跳如雷的,可怜他老人家的一生心血呀!”他的目光又往下滑,又见某某演员的艳门照,又见某某80后的美女作家愿与某某春眠一宵的跟进新闻,又见某某港星为自己十七岁时拍A级片痛哭流涕的跟进新闻,又见某某超女一脱成名的新闻,又见某某演员的婚变,又见某某演员自爆桃色新闻,又见某某著名演员跟过世的胞弟的子女打财产官司的跟进新闻,又见赖昌星在加拿大故作乡愁状说要回来,又见国企老总拿着天文数字般的年薪,仍在贪污受贿,又见黑老大横行无忌,又见偷税漏税……

他的脑子渐渐地疲惫迟滞了起来,就点开了另一个新闻网,一浏览,和上一个一个样,就又点开另一个新闻网,一浏览,也是一个样,就又点开了一个新闻网……

他之所以老是往开点新的网,是因为他老觉得下一个网里有新东西,这就如同感冒的人,吃了这个牌子的感冒药不管用,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另一个牌子的感冒药上,尽管他知道药几乎是一样的,只是起的名字不一样而已。他越来越心浮气躁,就如同逛了一上午街,没找到称心的东西的人那样。他正准备关电脑,一则新闻标题像胶粘住了溜过它上面的老鼠的脚一样粘住了他的目光:《抗日英雄赵一曼给儿子的绝笔信》。他愣了一下,就如同在书摊上看见了文革时的书籍,就如同在大街上看见了头戴顶戴,身着黄马褂,拖着长辫子的清朝遗老。但正因为与司空见惯的东西这样的不伦不类滑稽可笑,才使他觉得很新鲜。于是他的目光停留在这个新闻标题上,对赵一曼这个名字稍稍拧着眉头在记忆里百度了一下,百度的结果使他不由得嘀咕:“赵一曼不是个姑娘嘛,怎么会跑出个儿子来呢?是不是又有人在制造轰动新闻?这世道人想出名真是花样翻尽,什么事干不出来呢?拎着活人还当猴耍呢,更何况你一个死人呢?看看吧,看看他们又翻出了什么花样来,大不过是几十年前的桃色新闻,或者是些慷慨陈词、豪言壮语,让自己的儿子忠于党忠于人民,准备着为共产主义贡献一切的大道理而已,因为从地里掘出来的古董又会成为新鲜东西的。”于是他点了开来。他本打算让目光一掠而过的,可第一句话就让他的目光像蚊子撞上了蜘蛛网一样地粘住了,而且越挣扎越粘的厉害了——这是一份从敌伪档案里翻出来的尘封了七十多年的原始资料,是东北抗日女英雄赵一曼在押往刑场的囚车上写给自己三岁的儿子的遗书……

惯性思维使他本想笑骂一声耸人听闻、故弄玄虚,可是一股崇高肃穆的情感巍然隆起在他的心里,使他觉得自己的那种想法像跳梁小丑一般的恶心下作。但是那种惯性思维仍不甘心地小声嘀咕着:“这年头什么不能作伪呀,谁能证明这是从敌伪档案里翻出来的呢?”但是,那种久违了的崇高肃穆的情感无情地踩灭了这种卑下的猜疑,像你一脚踩灭了烟头:“你怎么什么也不相信呀!你就不能停止胡思乱想把信看完?”于是他又往下看:

让我们走进七十多年前我们的女英雄崇高的内心世界吧!

我亲爱的可怜的宁儿,妈妈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什么是牺牲?就是在今天以前,你一直在妈妈的怀抱里,而在今天以后,妈妈就只能留在你的记忆里了。宁儿呀,母亲没有尽到对你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因为母亲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但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能用千言万语教育你了,就用实际行动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后,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我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你的母亲赵一曼于囚车中

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相飞的眼眶,即使这是真的伪造做作,他也相信这是真的,更何况直觉告诉他这是真的,因为几十年的人世历练使他的直觉敏锐无比,因为这则新闻就这么赤裸裸地出示完这份遗书就完了,没有给它披挂一丝一缕,以至于相飞恨它太短了,就像飙车手刚飙了起来,就到了路的尽头。这使他不由得反复读这篇新闻,犹如勾引起馋火的狗反复舔着它的饭钵子。然后闭上了眼睛:“七十多年,真是人世沧桑呀,中国在这七十多年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呀,七十多年的世事真的被时光埋得太深了!如果不是看见了这则新闻,我还会想起那些往事吗?是呀,赵一曼把死解释的多清楚,也多么让人痛苦呀,这是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做到的呀,是呀,三岁的儿子,啊!我也是生儿育女的人呀,我知道一个诀别自己三岁的儿子的母亲是一种怎样柔肠寸断的心情,因为我的儿子两岁时给他断奶,把他送到姥姥家,妻子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仿佛与儿子永别了似的,这一夜辗转反侧,后来竟然啜泣起来,一大早就失魂落魄地跑回了母亲家,更何况赵一曼要和自己的三岁的儿子永别呢!唉!天底下还有比母亲对幼子的牵挂更强烈的情吗?这种情能使母亲背叛一切,不顾一切,所以汶川地震中那位用自己弓起的身子护住了身下的幼子,并在手机上留言:‘儿子,如果你能活下去,请记住你的母亲,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的母亲。’相飞从来不怀疑这是做作,即使是做作他也会当成是真的。可是是什么样的情深意切,竟然使得赵一曼忍心丢下自己三岁的儿子不顾呢?难道就是爱国吗?那时的热血青年难道真的就这样爱国吗?像宗教狂为了宗教会把自己的子女献祭吗?”

相飞为自己的这一怀疑羞愧无比,急忙又看遗书:……母亲不能用千言万语教育你了,就用实际行动来教育你……这使相飞不由得想起了刚才从新闻网上看到的那些贪官淫娃花花公子混世魔王:“是啊,这些人也是用实际行动来教育他们的子女呢!赵一曼和这些人到底谁错了呢?难道真的如老年人所说,有挣家业的,就有浪家业的,就如同有阴就有晴,是自然规律吗?如果真是这样,赵一曼这样的人和他们的子孙多亏呀!因为他们的奋斗只是好活了那些人和他们的子孙呀!”

他继续往下读:……宁儿呀,快快长大,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这真是一个母亲对就要成为孤儿的弱小无助的幼子揪心的期盼呀,在母亲的眼里,危险无时不威胁着幼子,只有幼子壮大了起来,危险才奈何不了了儿子了,母亲才会安心了,而赵一曼对幼子的这种期盼,不就是那一代人对祖国的期盼吗——赶快强大起来,就不会灭亡,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你的母亲赵一曼于囚车中。相飞久久地盯着这一行字:“怀疑一个人在临死前还表演,真是罪不容赦呀!我想,再卑鄙的人,也不可能利用死前的几分钟来表演吧?!”他真想掴自己一个耳光。他又盯着那句话——你的母亲赵一曼于囚车中:“是呀,于囚车中,在这以前呢?”一种恐惧痛苦屈辱的感情驱使着他,在百度里输入了“有关赵一曼的资料。”,当然还有一种潜在的涌动推动着他,他一时看不清这是股什么样的涌动。

他紧紧地盯着跳转提示像钟表的秒针般一圈一圈地转着,像盯着自己心爱的运动员冲刺向终点。网页终于打开了,他长出一口气,就如同终于看到了自己心爱的运动员的比赛结果。他欣喜地看到还有关心赵一曼的人在,这使他不由得羞愧:“你竟然忘记了赵一曼,还怀疑有没有人还记得赵一曼呢!”但他的心隐隐作痛:跳转时间之长使他想象得出电脑搜索之艰难,可以说是硬从大海里捞到了针。如果电脑搜索不到,自己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他一时无法捉摸透,但把这个问题记在了心里。

他浏览开那些网页标题,觉得很雷同,就断定它们内容几乎相同,只是述说的语气不同罢了,可他仍不由得一一打开来,果不其然。他就从这些网上知道赵一曼出生于中国西南号称天府之国的四川省宜宾市一个生活舒适的地主家庭里,是个美丽文静、充满书卷气的南国女儿,他就怎么也不能同她人生的终结地——冰天雪地环境恶劣,在当时血雨腥风野蛮荒凉的中国东北联系起来,真有点儿风马牛不相及的感觉。但他细细一想,觉得这又是必然的,因为那是个动荡的、充满反叛精神的年代,注定那时的人们的命运出其不意,即使赵一曼的性格不像网页上介绍的那样充满了反叛精神,出现这种命运的几率也是很高的,更何况她的性格里充满了反叛的精神呢,因为反叛的人注定会被主流社会所不容,注定要过一种颠簸流离前途未卜的生活,注定结局悲惨多于善终。可正是这些反叛者,推动着社会缓慢地前进着,所以注定这些反叛者只能被后人接纳,而见弃于他们的时代,但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后人会觉得他们是种拖累,最有良心的办法是把他们供在庙堂里,逢年过节去祭奠一番就没事了——他们最终的结局仍是一个悲剧,因为老记着他们会使后人觉得是一种负担——还恩的负担,而供在庙堂里就是后人与他们达成的还恩的契约。于是他霍然明白了如果搜索不到赵一曼,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解脱,不再承担着别人恩情的担子,因为减负是人的一种天性,谁愿意往肩上加负担呢?他对自己的这种忘恩的本能深感羞愧,犹如对有时冒出的烧杀掳掠的欲望的羞愧——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就是人能认清自己本性中丑恶的地方,能克制它,所以成为天之骄子的是人,而不是猪狗!而感恩,和由感恩而诞生的造福于后代,不正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之一吗?是的,我的内心里仍潜伏着忘恩的欲望,这也是正常的,关键是我能不能克制它!是的,我要克制它,否则我真是牲畜不如了。

小儿癫痫发作的症状表现
精神性癫痫病因有哪些
西藏治癫痫的医院

友情链接:

轻薄无礼网 | 香港九龙地址 | 糯米粉蒸糕 | 银虎导航永久地址 | 孕妇梦见盖房 | 好一个乖宝宝歌词 | 代购店怎么开